加拿大决意禁枪,专家:真正的威胁来自美国

加拿大决意禁枪,专家:真正的威胁来自美国

5月1日,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宣布,加拿大将禁止使用约1500种军事级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一禁令预计将包括一项回购计划,用以补偿那些合法拥有枪支的民众。该命令即日生效。

显然这与半个月前发生在东部省份新斯科舍,导致22名无辜民众丧生的枪击案密切相关。

但专家们表示,如果政府要想减缓非法枪支流入这个国家,同时也要在边境采取积极的行动。目前政府为了拦截美加边境非法流入的枪支所拨的预算,比此次宣布的禁令所将花费的钱还要少好几百万美元。

加拿大皇家骑警已经证实,新斯科舍省的枪手使用的是在加拿大和美国非法获得的枪支。目击者看到他使用的武器,包括某种长管步枪和手枪。

泛滥于加拿大各地成千上万的枪支,来自美加边境上的非法走私。 美国是加拿大罪案中出现枪支的主要来源,这里犯罪行为,从70%至99%不等,因城市而异。

美国的枪支存量有多大?据2017年底《小武器问题调查》(Small Arms Survey)报告称,美国预计民间持枪3.93亿支,每100个美国居民就拥有约120支枪,占世界民有枪支的45.8%。这个数字还不包括美国警察和军队所拥有的枪支。

尽管近年加拿大本土的”犯罪枪支 “数量一直在上升,专家们还是认为,(要遏制枪支犯罪)关闭美国管道至关重要。

多年来,加拿大政客们一直承诺要更严格地管制漏洞百出的边境武器走私,但被截获的枪支数量和加拿大估计存在的非法枪支数量相比仍然很低。

加拿大估计有800万至1100万支私人枪支在暗中流通。边防人员每年截获的数量只占其中的一小部分。

根据加拿大广播公司提供的数据,加拿大边防局去年收缴了647支各种型号的枪支。这个数字在过去三个财年里一直在下降。

与此同时,2019年边防人员没收了约1.3万件违禁武器:包括弹簧刀、铜质指节、双节棍和胡椒喷雾器等。

在发生枪击悲剧的加拿大大西洋地区,官方在边境缴获的枪支数量更少。在该地区,2019年仅有20支枪支在边境从旅客手中被没收,只比2018年没收的17支稍微多点。

我们无从得知每年有多少枪支躲过了边境警卫的检查,被非法带进加拿大。

加拿大边境服务局查获的一些枪支是由毫无戒心的美国人带来的,他们不知道携带枪支进入这个国家的程序。比如说,加拿大人必须要有执照,外国人必须要有必要的文件,才能带入猎枪等。

渥太华的刑事辩护律师、《枪支法》专家所罗门·弗里德曼(Solomon Friedman)说,涌入加拿大的手枪数量 “远远高于加拿大边境服务局拦截的数量”。

他说,要抓到一个去打猎的美国人,比起抓到老练的走私者容易多了。

有多少把手枪走私进加拿大的人被抓到了?不多。要调查他们非常困难,弗里德曼告诉记者。

为了避免被拦截,走私者们一直在发挥创意:比如说把手枪藏在煤气罐里,或者(在一个离奇的案例中)利用横跨魁北克-佛蒙特边境的公共图书馆来走私枪支。

弗里德曼说,大力禁枪可以,但这不可能阻止像新斯科舍省的枪手那样的走私者或买家。他说,现在需要做的是在边境采取更多的行动。

我总是说有效的枪支管制很重要,但作秀式的枪支管制是没用的。如果我们不去真正打击这些枪支的来源或这些犯罪的起因,那终将是徒劳。”弗里德曼说。

“很明显——犯罪分子不会被更新的、更严厉的惩罚所吓倒。就最近的悲剧而言,凶手不惮于犯下我们刑法中最严重的罪行——最轻也是终身监禁——那么,进一步的监管又怎么可能威慑或阻止这种行为呢?”他谈到新斯科舍省的枪手在12小时内犯下22起谋杀案。

“相反,我们需要加强边境的巡查。这就是加拿大边境服务局需要做的事情。”

加里·毛瑟(Gary Mauser)是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西蒙弗雷泽大学的名誉教授,也是拥枪权的倡导者。他长期以来一直反对进一步的枪支管制措施,并说这是徒劳的。

他说,由美国流入的枪支犯下的与帮派有关的犯罪是加拿大大部分枪支暴力的根源,但要阻止这种枪支流动可能会很困难。

走私几乎是不可能停止的,因为美加边境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边境之一。”毛瑟说。“加拿大边境服务局无法每天检查过亿的货物。”

“只要毒品犯罪还有利可图,犯罪分子就会积极携带非法枪支。显然,控制守法行为的立法对此不会产生影响。”

政府提出的对“军用”突击步枪的禁令将包括某种形式的回购,当这些枪支最终被取缔时,政府将对这些枪支的所有者进行补偿。

该计划的预算暂定为2.5亿美元,但弗里德曼说,考虑到市面上有成千上万的所谓“大规模杀伤性”枪支,他怀疑最终数字将会是这个预算的很多倍。

与此同时,联邦自由党政府只承诺了在5年里拨款8700万美元用于警犬、X光技术、弹道测试和其他遏制枪支暴力的措施。

联邦自由党政府称这项工作是“首要任务”。

公共安全部长比尔·布莱尔的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分配给加拿大边境服务局的资金正被用于开发有助于防止非法走私枪支进入我国的项目。”

弗里德曼说,这不仅仅是“向问题一掷千金”就能解决的问题。

他说,加拿大应该与美国达成联合协议,加强追查在边境上存在的大量 “代购” 转售行为,并加强美国烟酒和枪支管理局(ATF)与皇家骑警之间的信息共享。

有些举措花不了多少钱,只是要求我们采取不同于以往的做法。”所罗门说道。

议会中的保守党支持这种执法计划。该党即将离任的领导人安德鲁·希尔在上次竞选中提出成立加拿大边境服务局特别工作组,反对枪支禁令。

保守派公共安全批评人士皮埃尔保尔-胡斯(Pierre Paul-Hus)表示,政府正在利用这场悲剧的 “即时情绪 “来实施重大的政策改变。

保尔-胡斯说:“保守派希望看到一项计划,其中包括支持警方打击帮派和向警方提供武装支持,成立加拿大边境服务局枪支走私特别工作组,以及增加心理治疗和成瘾治疗的机会。”

本文来自海外即时通。本文观点不代表Chinese Students at MUN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出处: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65516305711695760